第158章、绑架事件的内幕
作者:茶叔      更新:2019-06-14 15:38      字数:3430
    听沈悠这么一说,丁修也有些心动。

    因为姚建攀对于他们来讲,是一个目前甚至今后很长很长一段时间都无法匹敌的对手,如果陈佳凝的爷爷能够出手,那无疑就是帮大家解决了这个天大的麻烦。

    “不可以的,我的爷爷不能这么做。”陈佳凝摇了摇头,“咱们格瑞尔斯的政治体系是议会制,国家议会有上下议院之分,而且上议院还分为南院和北院。姚建攀是下议院的高级议员,西部也是下议院的管辖区,爷爷不方便管也管不到那边。”

    “这么说,姚建攀在西部就是一条地头蛇啊,强龙也压不了他。”顾北陌咂了咂嘴,脸色有些凝重。

    “强压当然压得住,但就是代价太大,后果不可控。”陈佳凝接过顾北陌的话继续说道:“上议院中的南北两院坐拥国家大部分的权力,两院之间也竞争激烈,下议院则是作为平衡它们关系的存在。爷爷如果针对姚建攀出手,势必会让下议院抱团并且倒向北院,这对我们所属的南院就不利了。”

    “原来如此。”宋惜君经她这么一说,立刻就明白了个中缘由。

    “这里面的事情好复杂。”丁修摸了摸脑袋,眉头微微皱起,似乎还在消化刚才听到的信息。

    “政治本来就很复杂。”陈佳凝点了点头,“你们放心,只要能帮的忙,我爷爷就不会袖手旁观的,毕竟他可是一个嫉恶如仇的人。”

    “真不知道该怎么谢谢你和你的爷爷。”宋惜君知道陈家在帮助自己的事情上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陈斌甚至还担上了在议院当中树敌的风险,她的心里此刻充盈着难以名状的感激之情:“我……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不知道该如何报答你们。”

    “丁修是我的救命恩人,你们是丁修的朋友,也就是我的朋友,这就够了。”陈佳凝望着她,郑重地说道:“我不允许我的朋友仗势欺人,也不允许我的朋友被人仗势所欺。”

    “佳凝,你的话,我们都会记在心里。”丁修点了点头,其他同伴也纷纷附和。

    “都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我相信你们。”陈佳凝微微一笑,朝丁修眨了下眼睛,“走吧,去看看我给你们安排的房间。”

    陈家的客房低调且奢华,它差不多就是主宅的缩小版。

    客房位于主宅旁边,两者由一条穿过花园的小径相连。作为复式结构的房屋,它已经是半独立状态的存在。

    丁修等人跟着陈佳凝来到客房的客厅,映入眼帘的便是咖啡色的沙发和黑色的茶几,这些色调别具一格的家具和地上的木色地板搭配起来,让客厅的空间延展性大大增强。

    餐厅和客厅规划在一起,旁边还有几个非常具备艺术感的装饰柜,四周墙上的装饰以整洁、干净的风格为主,所有的家具在陈设上都很考究。

    参观到卧室时,大家的眼睛又是一亮。一整面朝南的大窗,让里面的空间显得非常敞亮,窗外就是宅院周围的植被,更远处则是熙熙攘攘的城市街道。

    临窗的位置被做成了榻榻米,这样不仅很好的利用了空间,又可以让入住者更好地享受落地窗带来的便利和安闲。

    这样的卧室一共有六间,住下丁修四人绰绰有余。

    “哇,比咱们在南港住的宾馆还要高级耶。”沈悠很是惊喜,她原以为客房就只是一间单独用来睡觉的房子,哪里想得到陈家给安排的竟是一栋复式结构的小楼。

    “大家先住这里,要是住不太习惯,我再让人给你们换房间。”陈佳凝说道。

    “习惯,习惯,我老顾还从没住过这么高级的房子。”顾北陌喜不自禁,两只手欢喜得搓个不停。

    “接下来可要叨扰你们家了。”宋惜君望着陈佳凝,感激地说道。

    “惜君姐,你这么说就见外了。大家千里迢迢来辉煌城,我们尽地主之仪不过是份内之事。”陈佳凝笑了笑,又朝丁修问道:“丁修,真不再考虑下去辉煌学院读书的事情吗?”

    “我很想去学院读书,但前线需要我……”丁修的内心其实也很纠结,但他的意志却无比坚定,“我是一名军人。”

    “我明白了。”陈佳凝点了点头,心里有些失落,她把这份情绪隐藏在心底,只以平静地神色示人,“那你一定要小心。”

    “丁修,你要去前线?”宋惜君和沈悠还不知道这件事情,两人都是一惊,望向丁修的目光很是不解。

    “嗯,我原本准备去辉煌学院求学,但佳凝的爷爷说东线战事吃紧,国家需要更多优秀的军人,所以……”

    “那我们跟你一起去。”宋惜君毫不犹豫地说道。

    “这可不行,你们没当过兵,直接上前线就等于是送死。”丁修摇着头坚决地否定了同伴的想法,“我在边防军的时候,几乎每天都有战友阵亡,这还是战事压力最小的西线,战争的残酷是所有没经历过的人无法想象的。”

    “可是你刚来这就要走?”沈悠问道。

    “以后又不是不回来,等战事停息,我就回来,再去辉煌学院念书。”

    “那战事要是不停息呢?”沈悠不甘心,继续问道。

    丁修没有回答她的这个问题,只是笑了笑,因为战况的走势不是个人能左右的,而且打赢了才有和平,打输了就什么都没了。

    顾北陌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他朝陈佳凝望去,问道:“我记得陈老前辈好像说过,你的父亲在东线坐镇?”

    “是啊,他经常几个月都回不了一次家。”陈佳凝点了点头。

    “坐镇东线,姓陈,莫不是陈浩然将军?!”顾北陌想到这个名字,突然惊呼道。

    “你听说过我父亲?”陈佳凝愣了愣。

    “当然听说过。”顾北陌激动得脸色通红,兴奋之情溢于言表:“老天爷,他可是咱们格瑞尔斯最年轻少将的纪录保持者,还有着未来军神的美誉。”

    “你把我父亲说得太厉害了。”从旁人嘴里听到对自己父亲的赞誉,陈佳凝的心里既高兴又骄傲,但优良的家教让她总会时刻保持着一份自然地谦逊。

    “不过埃尔布兰德帝国的军队挺怕我父亲的,他们在我父亲手里频频受挫,东线一直是他们迈不过去的坎。”陈佳凝说着又望向丁修,说道:“丁修,你还记得在芦墟镇抓我的那些黑衣人吗?”

    “当然记得。”丁修点了点头。

    “我爷爷后来派人查过,那些人都被埃尔布兰德帝国收买,他们混迹在一些偏远城镇,专门做见不得人的勾当,而且很可能还跟少数地方政府相勾结。”

    “什么?!这群狗 娘养的东西,这可是叛国罪啊。”顾北陌骂道,一脸愤愤之色,“那些人后来怎么样了?”

    “不知道,应该都死了吧。”丁修想了想,“他们追在我们后头进了沙漠,然后大家遇到了沙尘暴,我和佳凝险险地逃了出来,那些人都不见了踪影。”

    “他娘的,便宜他们了。”顾北陌咬牙切齿,只恨那些人不在面前,不然非得手撕几个不可。

    “你知道吗?你救了我,可不仅仅只是救了我个人,埃尔布兰德帝国针对东线的阴谋也被你给破坏了。”陈佳凝想到自己当时差点落入敌国之手的经历,仍心有余悸:“那些被收买的叛徒知晓了我的身份,抓住我之后准备找地方转移,再将我悄悄带去埃尔布兰德帝国。我如果落到了埃尔布兰德帝国手里,他们势必会对我父亲进行要挟,如此一来,可能还会影响到东线的局势……”

    “如此说来,当时真的好险!”丁修一直都不知道陈佳凝当初在芦墟镇被绑架的事情背后会有这么深的水,他现在心里只有庆幸,庆幸自己那个时候毫不犹豫地救下了这个女孩。

    大家选好了各自的房间,又坐在客厅中说了会过去的事情。陈佳凝知道丁修已经坚定了去前线的念头,便不再相劝,而是打算悄悄地给父亲去信,让父亲在战线上多多关照丁修。

    “小姐,老夫人已经准备好了饭菜,请各位过去用餐。”一名佣人来到丁修他们入住的复式小楼,带来了准备开饭的消息。

    “走吧。”陈佳凝朝大家招呼道:“我奶奶的厨艺可棒了,怀瑜和芷溪每个周末过来都要吃她做的菜。”

    “好啊,正好肚子有些饿了。”大家欣然应允。

    “那银币怎么办?”沈悠问道。

    “银币是素食动物,对吧。”陈佳凝想了想,眼睛一亮,“那就给它吃水果好了,再辅以一些青菜或树叶。”

    “好啊。不过……佳凝姐,你怎么知道银币只吃素?”沈悠对陈佳凝的安排很满意,同时又对陈佳凝知晓银币的食性有些好奇。

    “这些知识书本上都有,而且并不深奥,我在书上看到过,所以就记住了。”陈佳凝笑了笑,指着客厅中的书柜道:“这里也有许多书,你们空闲的时候可以随意看看。”

    “现在不能行万里路了,那咱们就来读万卷书。”顾北陌说着摸了摸沈悠的头:“特别是你,小悠,以后得多看看书才对。”

澳门网上娱乐网址大全